我的梦想是世界和平

话唠
现实中很认生,但隔着屏幕不会
希望可以和大家友好相处^_^
比较容易受到惊吓的一个人
【鞠躬】请多担待
姬友@石桥澜
LOFTER里没有任何三次好友,所以就原谅我的自我放飞吧😘
ACG会爱一辈子,但是不狂热
对叶周翔依然爱的深沉
工作狗
有个单反儿子,喜欢拍花花草草

【增手】痴梦残念⑥

古风架空,与任何历史地域无关
bug和ooc是我的,所有的美好是NEWS的
tag或者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妥,还烦请小天使们告诉我,我进行修改
  
   
   
  
   
过了几日,送手越回家的马车便回到了江南。那日一早,老爷和夫人还有加藤就一同在门口等着了。 马车一到,夫人就领着加藤赶紧招呼下人把手越抬回屋中。按太一写的药方熬好的药早就备好了,夫人小心的把手越叫起来喝药,又看着他沉沉的睡去,却也半步不敢离开,仿佛怕自己这一走,就又要看不到他似的。

老爷在门口和车夫道谢,递给他一个红包,说道:“还得多谢大哥这几日在路上对犬子的照顾了。”

车夫爽朗的笑道:“老爷哪里的话,当年若不是老爷在商队总管面前举荐我,我如今哪能混到这口饭吃?把小少爷平安送回来,本就是我应该的。以后再有什么事,老爷只管吩咐我就是了。”

又想起车里的红风车,一拍脑袋,赶紧取出来递给老爷说道:“差点忘了,我们临走的时候,有个中原小孩给了小少爷这个风车,看起来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,不过到底是那孩子的一片心意,老爷就给小少爷挂在屋子里头吧,做个念想也是好的。”

老爷接过风车,想着可能是手越在中原认识的新伙伴送的礼物,便满口答应着,又是连声道谢,目送着车夫驾车离去,才匆匆赶回屋中看儿子。

老爷和夫人在一旁看着得而复失的儿子,一时间百感交集,只觉得这孩子能平安回到身边,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。

加藤看到弟弟没事了,也是松了一口气,这会儿也没人顾得上管他,他就一个人坐在门口百无聊赖的拿着父亲刚刚放在小桌上的风车“呼呼”的吹着气玩。

老爷一扭头看到他在玩那风车,便走过去拿过风车,说道:“这是你弟弟的朋友送他的,你莫要弄坏了。等回头他醒了,要生你气的。”

加藤看着还在安静的睡着的手越,说道:“父亲莫要吓唬我,手越才不会那么小气呢。”

老爷将风车小心的插在窗边,说道:“这怎么能一样呢?若是他自己买来的风车,你要拿去玩玩也就罢了,这是别人送的礼物自然是不能随意拿给你的。”

加藤也不是不讲理的孩子,听话的点点头,走到床边,伸手指戳了戳手越依旧肉乎乎的脸颊,问夫人:“母亲,手越什么时候能醒呢?”

夫人担忧的看着小儿子,说道:“太一先生的信里说,这药得喝个两三次才能见成效的。”

加藤不说话了,趴在床边看着弟弟,算着他会醒来的时间。

第二天傍晚,手越便醒来了。他慢慢的坐起来,迷茫的揉了揉眼睛,便看到母亲正在桌边绣着花,哥哥就坐在母亲旁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翻着书,便张口软糯的喊了声“母亲”。

夫人听到声音,惊喜的扔下手中的针线,一把将手越搂入怀里,说道:“我的好孩子,你可算是醒过来了,你真是要吓死母亲了。怎么样,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手越摇摇头,看看自己又看看加藤,迷惑的说道:“怎么回事?我不是和加藤一起去看烟花了吗?怎么突然又睡在这里了?”

加藤听了诧异的说道:“你都不记得了?”

夫人闻言也是吓了一跳,赶紧招呼加藤:“快去叫你父亲找大夫来!”

加藤连忙跑了出去。
     
大夫来了,替手越细细把了脉,到了外厅和老爷说道:“还请老爷安心,不必多虑。小少爷目前并无大碍,恐怕只是当时在中原一时受到了惊吓,才把这一两个月的事情忘记了罢了。或许休养几日,自己便会记起来了。不过——”

老爷连忙紧张的问道:“不过会怎样?”

大夫朝他摆摆手,接着说道:“在下学疏才浅,这种事情也看不准。不过,依在下拙见来看,可能小少爷还是记不起来的情况多一些。若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,小少爷真的记不起来的话,也望老爷夫人不要逼他太紧,小小年纪的,怕是会受不住的。”

老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连声谢着将大夫送走。再回到屋中,将夫人叫到屋外,思索片刻说道:“说到底,这被拐走总归也不是什么好的回忆,他自己忘了便忘了吧。这件事咱们就当是没发生过,日后他问起来了,就说是赏烟花的时候,没留意掉了河里,这一病,便是一个多月。若是日后他自己记起来了也就算了,若是记不起来了,也就不必再告诉他了。你与加藤说好,别让他说漏了嘴。”

夫人便将加藤叫了出来,嘱咐他不要和弟弟说被带去中原的事情。

“你想想,弟弟这一路上得吃了多少苦啊,他不想记起就算了,你不要和他多说,就假装他是从上元灯会那天一觉睡到了现在。”

加藤乖巧的点头,又望向柜子,心想:那他朋友送他的风车可怎么办呀?

等他再回到屋里,手越竟然自己下了床,坐在窗边玩起了风车。

看到加藤进来,便问道: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加藤按母亲吩咐的说道:“我带你去看烟花的时候,你失足掉到河里了。你病了一个多月了,天天发烧昏睡,都睡糊涂了。”

手越眨了眨眼睛,“是吗?我完全没有印象。”

“你一直在睡觉,能有什么印象啊。”

“那倒也是,”手越到底是小孩子,心思单纯,不疑有他,晃着风车问道,“你什么时候买的风车啊,不记得你还喜欢玩这个呀。”

“看你病的厉害,听说红风车放窗口可以招好运,我就买了,你看,你这不是就醒了吗?”也不知道是不是平日里话本看的多的原因,加藤编起瞎话来,眼睛都不带眨的。

手越笑嘻嘻的揽住加藤的肩膀,说道“就知道你最关心我了。”

  
另一边,增田走了三天,一路上都是荒野,眼看着再往前走就要进入一望无际的沙漠了, 突然眼前柳暗花明,一幢不怎么精致的小竹楼闯入眼中。

一个深蓝色袍子的男人正坐在竹楼的门口擦试着自己的剑。

那是一把极其轻薄的剑,在毒辣的太阳下,闪着寒光,让人汗毛耸立。

增田想着,这位大概就是太一先生所说的光一前辈了吧。便整了整衣裳,端端正正的走进院子,毕恭毕敬的行礼,开口说道:“前辈,晚辈久仰前辈的大名,此次前来,只求前辈可以收晚辈为徒……”

谁知话还没说完,那人随手一掷,那把剑竟直直的向增田飞了过来。

“花言巧语。”

增田大吃一惊,连忙闪身躲开,谁知那剑却只是插在了他刚刚站着的地方的前面。

增田有些尴尬的挠挠头。自己以前确实不知道武林中还有太一先生所说的名为“光一”的这么一个厉害角色,刚刚的说辞也不过是一般的客套,如此被人赤裸裸的揭穿,一时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。况且自己刚刚反应突然这么大,怕是如此胆小,已经入不了前辈的眼了。正失望着,却没想到,那男人却满意的点点头,说道:“反应倒是够快。小子,你过去。”他指着竹楼左边的一堆废铁,“去,把那些铁块搬到屋里左起第三个房间。”

增田小心的将剑拔出,双手奉上还给男人,这才皱着眉看着那一堆生锈了的大铁块,心里虽然嫌弃着脏,但还是捋起袖子二话不说就过去搬了起来。他运了口气,使劲儿抱起了三个铁疙瘩,进了屋。走进一看才发现,虽然从正面看,这竹楼不大,可一进去,才能看到里面别有洞天。从左到右,有着八扇一模一样的门。增田听话的走进第三间屋子,一开门,一阵热气便铺面而来。里面的火炉烧着熊熊烈火,旁边放着各种工具,看来是个小型的造剑屋。增田不敢多看浪费时间,把铁块放到墙角,便赶紧出来,又抱了三个铁疙瘩进去。就这样来来回回的跑了十几趟,衣服后面都湿透了,这才算把所有的铁块都搬完了。

那男人依旧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门口擦着他的剑,看到增田出来,又看了看原先放废铁的地方已经空了,撇了撇嘴说道:“倒是听话,真有一身的傻力气。”说完又低着头继续擦着剑,仿佛身边没有增田这个人。

增田浑身都是汗,难受极了,偏偏这位前辈又不搭理他,一时只能僵硬的站在那里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半晌,那男人才又抬起头,问他:“是谁让你来的?”

增田连忙把手往身上擦了两下,从怀里掏出来太一给他写的信,双手递给男人。

那人打开信,一目十行的看了几眼,就把信收起来了,对增田说:“我知道了。你先去烧水洗洗吧。明日起,我就开始教你练功夫。不过,我是从来不收徒弟的,你也就不必喊我师父,叫我光一前辈即可。”

增田这才放下心,谢过前辈,便进屋想要烧水沐浴了。

光一又在他身后幽幽的说道:“我可不会卖那老家伙人情。我肯教你东西,是看你有本事学东西,你若是日后想要偷懒,我自然也是会赶你走的,到时候,就算是太一亲自来,我也不会再教你任何东西了。”

增田攥紧拳头,坚定的回道:“请前辈放心,我日后若是有一星半点的想偷懒的想法,不必前辈开口,自己便会打包走人的。”说完,又向光一鞠了一躬,“还望前辈多多指教。”便进了屋里。

光一轻合眼,满意的点点头,“倒真是个好孩子。”





*******************
码字的时候,室友一直在和我说话,应该会有很多bug,明天睡醒了修改
虽说是自娱自乐的lj产物,如果各位看过以后觉得并不是特别辣眼睛,请给我一个小红心或者评论吧,让我也感受一下大家的爱,给我一点力量
后天还有非常重要的考试,我现在浪的飞起来真的好嘛!?

评论(8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