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梦想是世界和平

j家好感团很多
TY→TM→NEWS
粉的很彻底♡
是个和果西生日相差六天的天蝎座
现实中很认生,但隔着屏幕不会
希望可以和大家友好相处^_^
比较容易受到惊吓的一个人
【鞠躬】请多担待
姬友@石桥澜 跳团紫担高木女朋友~
LOFTER里没有任何三次好友,所以就原谅我的自我放飞吧😘
ACG会爱一辈子,但是不狂热
对叶周翔依然爱的深沉
现在超喜欢玩剑侠情缘!
一边上班一边上学。
有个单反儿子,喜欢拍花花草草

[图片小剧场的链接汇总]

马住!欧美圈的太太们真是太有才啦!

十六叶:

日常:




【(1)长期不回家总会发生一些事情】


【(2)小蜘蛛亲自示范如何正确的挑选礼物】


【(3)Peter离家出走的真实原因】


【(4)来自哥哥们的助攻以及一次知心谈话】


【(5)准确来说,小蜘蛛“失恋”了】


【(6)大佬Peter带你搞事情】


【(7)一次正儿八经的谈话】


【(8)不用拯救世界的日子,大家都在做什么呢?】


【(9)一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产物】


【(10)关于管儿砸这件事,罗大盾今天依旧很心累呢】


【(11)突然奇想的小剧场】


【(12)只有两个人的脑洞】


【(13)忘记节日造成的误会】


【(14)虫绿/贱虫的一天】


【(15)小蜘蛛们搬出去之后】


【(16)总而言之,小蜘蛛很心累呢】


【(17)一个不正经的内战】


【(18)你欺负儿砸就等于欺负我】


【(19)一次失败的搞事】


【(20)我们的罗大盾表示心很累呢】


【(21)妮妮去做了个身体检查】


【(22)在我们那里,大盾你这样会没有媳妇的】


【(23)小蜘蛛Peter的日常】


【(24)各人眼中的小蜘蛛】


【(25)如果小蜘蛛Peter是个Omega】


【(26)贱贱表示讨好媳妇和岳父不是件容易事】


【(27)一句话引发的惨案】








其他:


【荷兰虫的日常心累】


【九旬老冰棍居然干出这种事】


【原来儿夫靠预定?】


【最后的再见(贾尼)】


【贱虫脑洞】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增手】痴梦残念(14)

进度慢的快把自己急死了。。。这一章依旧没有见面。。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  增田三句两句就哄的那守门的小厮信了他的话,颠颠儿的跑去跟堂本刚报告说有个远房的侄子来找。也多亏了他长了一副讨人喜欢的相貌,笑起来看着单纯无害,竟也没人起疑。

  可是被请进这外厅之后,过了快一个多时辰,也没有见到堂本刚,增田心里也不禁打起来了鼓。

  莫不是被人识破了小把戏?

  可是听着隔壁的琴声断了又起,增田想可能是先生在练琴,下人们也不好为了一个不请自来的“客人”而去打断先生。

  增田并不太懂器乐,但是韵律的好坏他还是听的出来。在中原的时候,光一前辈就曾感叹,他若不是被太一“骗”来舞枪弄棒,肯定也是一个好琴师。而增田只是笑着道,若没有太一先生指引,就他一个穷小子,哪有那闲情逸致去抚琴啊,怕是只能在大户人家里做个下人,给别人擦琴呢。

  便又想起手越来。

  他倒真的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,听说弹琴弹的也是真的好。想来他还说过要给自己弹琴呢,只是……

  想到这里,增田不禁摇头叹气。这个人总是这样。当年说就算回了江南也要和自己保持联络,结果离开中原就把自己忘了,如今,又说要给自己弹琴听,可现在竟是连面都难见上一回。

  这般胡思乱想着,那琴声已断了好一阵子了,增田正想着是不是堂本先生已经练完琴了,房门便被推开了,进来了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,随意的着一身家常衣裳,看起来亲和近人,可布料却是极为上称,一眼就看的出身份之尊贵。

  想必这位就是堂本刚先生了,增田连忙恭恭敬敬的行礼。

  堂本刚和颜悦色的请他入座,吩咐下人上茶,也不问他的来历,只是说着,刚刚有客人在,怠慢了他,还望见谅。

  增田连忙摆手道,不敢不敢。

  刚寒暄两句,就有丫鬟端了两盏热茶上来,堂本刚示意增田先品茶,增田只得先端起一杯,轻轻吹了两下,抿了一小口。

  好茶!

  入口不觉,只有些许香涩,让人以为只是清水,过后,却唇齿留香,让人忍不住再品一口。

  增田在中原也喝过这种茶,光一前辈说本来是要送人的,可是人家不要了,扔掉可惜,不如自己喝了。只是那之后,他再也没有喝过同样的茶了。光一前辈也没和他提起这是什么茶,要送给什么人。

  “先生好品味,果然是好茶。”增田放下茶盏,真心实意的称赞道。

  堂本刚只是轻笑,把玩着手中的茶盏,眼神也没离开,说道:“我哪里有什么好品味,'爱喝茶'也不过是一句玩笑话,还真就有人当了真。”

  说罢,也放下了茶盏,转过头看着增田,问道:“说说吧,堂本光一叫你来做什么的?”

  增田听了,心中大吃一惊,自己原本只是瞎编了一个进府的借口罢了,怎么,难不成这两位还真的是亲戚吗?

  堂本刚好像看出了他在想什么,忍不住笑出声,说道:“好了,不逗你了。我和堂本光一并不是兄弟。”

  增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面上一阵窘迫。

  堂本刚又接着说了下去:“曾经的旧识罢了,也是多年未见了。”

  “所以,我也很好奇,他让你来找我干什么呢?”堂本刚笑的一脸玩味。

  增田微微低头,抿抿嘴,再抬头,看到堂本刚还是不说话,依然看着自己笑,只得也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,决定实话实说,“其实,并不是光一前辈叫晚辈来找您的,是晚辈仰慕先生学识,所以才出此下策……”

  “哦?这么说,你确实和堂本光一有关系了?那不还是他让你来的吗?”

  “不是的,”增田连忙解释道,“晚辈只是路过先生府上,听到先生弹琴,被吸引来的……”

  “那就是说你和堂本光一没关系了?那就对不住了。来人,送客吧……”

  啊?增田被这句送客一下子弄懵了,飞快的站起身,慌忙解释道:“先生误会了,我并不是冒用光一前辈的名号来和先生套近乎的,我是真的跟着光一前辈修习剑法的,我……”

  “你不会还是要说是被这府里的琴声所吸引吧?”堂本刚轻哼一声,说道:“那你可找错人了,刚刚并非是我在弹琴。”

  “我这人不喜欢客套。你还不说实话的话,那我就只能送客了。

 增田皱眉想了一下,若是错过了这次,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再进到堂本府了,倒不如实话说了,或许堂本先生还可能帮自己一次,便说道:“实不相瞒,光一前辈命晚辈来江南寻一本琴谱。碰巧,刚刚晚辈路过先生的府宅,在外面听到了这首乐曲,正是光一前辈所说的曲子,便想请教先生,府上是否有这么一本谱子。但无奈晚辈无名小辈,怕入不得先生的眼,错失了寻找谱子的良机,无奈之下出此下策,不得已借用了光一前辈的名声进府了,还望前辈见谅。”

  堂本刚微笑着摇摇头,说道:“无妨。不过不巧的很,你听到的这首曲子,我确实有这么一本琴谱,只是……”

  “这本谱子我已经转送给了锦织坊的小少爷了,你想要谱子的话,就只能去找他了呀。”

   

  这可怎么办啊。增田从堂本府上出来,就一直眉头紧锁。

  若是原先,要见手越也就是很平常的一件事,跟他要一本琴谱,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。只是,加藤现在不知怎么回事,突然就要求自己不要再和手越见面了。如果自己就这么直接去找手越,恐怕加藤会从中阻拦,但是还有什么办法能去找手越呢?

  就这么边走边想,增田竟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锦织坊的外墙处。
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继续不要脸的求小红心小兰手评论~

每天都会摁几个字哒。

真的是上班了才知道上学的快乐呀。

周五约到了人一起吃饭看小蜘蛛,就是电影院太鸡儿远了。。。

文字及tag哪里有不妥的话,麻烦小天使们告诉我,我修改一下~

【增手】痴梦残念(13)

好久不见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 加藤把修好的风车带回去,进屋之前把拿风车的手背在身后,努力让自己笑的自然一点。

   “你看看,我把什么给你拿来啦?”

   手越惊喜的看着加藤突然从身后拿出风车,随即笑弯了眼睛,跟小孩一样,呼呼的吹着风车玩。

   加藤温柔的看着他玩风车,把他放枕边的书抽走了,随手一翻,是本没见过的琴谱,就随口问道:“这是什么谱子啊?之前怎么没见你弹过?”

   手越不在意的回他:“是前几日堂本先生差人送来的,让我看着弹的。你这几日总在布坊忙,就没有给你看。你看看,要是喜欢,你先拿去练吧。”

   加藤翻了翻,又还给他,说道:“还是你练吧,先生专门差人给你的,那肯定是适合你的曲子呀。”
  
  
   增田那天和加藤闹得不愉快,这几日四个人也没有再约着出去玩,他每天还是跟个闲人一样,到处走街串巷,听听小曲儿。

   增田看似每天都只是四处观光,其实是在寻堂本光一吩咐他要找的书。

   堂本光一只交代他来江南寻一本琴谱,可这琴谱究竟叫什么名字,是何人何时所做,现在大概在什么地方,被什么人收藏,堂本光一一概没有告诉他,只是拿出一把古琴,弹了一段旋律给他听,告诉他,就是要找记载这首曲子的琴谱。

   增田没有其他办法,只能记下那旋律,整日在江南游荡,希望有一日能听到有人弹这首曲子,继而找到线索,发现谱子。

   江南城中最有名的琴师莫过于闻名天下的人称“天下第一琴师”的堂本刚,增田有想过去找这位大琴师,询问关于曲子的事情,但是苦于没有人引荐,一直没能见上面,后来虽然知道了手越是堂本刚的学生,但是还没来得及拜托他,就和加藤闹的这么不愉快,也就没好意思再去人家府上拜访了。

   这一日,增田又是四处溜达,无意间路过堂本刚府上,听到里面传来琴声,细听之下,竟是堂本光一命他寻的那本琴谱所记载的!

  增田不禁面漏喜色:果然不出自己所料,这琴谱真的是在堂本刚府上。毕竟是天下闻名的大琴师,若是连他都不知道这琴谱的所在,怕这世上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了。
  
  只是……增田心里一阵为难,虽然已经得知了琴谱就在此处,可是自己一个无名小卒,与这位前辈无亲无故,要怎么才能找到他呢?要是连面都见不上,别说把琴谱带回去了,怕是连了解详情的机会都没了。
  
  
  手越身体稍微好点了,就天天急着想往外跑。加藤知道他想去找增田,每次都不动声色的拦在他面前,今天借口天气不好,明天就推辞他大病初愈不宜多走动。
  
  “堂本先生不是给了你一本琴谱吗?”加藤坐在桌前状似不经意的又翻了一页书,瞥见手越又想出门,叫住他问道:“你怎么又想往外跑?你怎么就不能乖乖在家练练琴呢?”
 
  手越叹了口气,嘟着嘴又拐了回来,坐在加藤对面,左手撑住脸,无精打采的说道:“我早就练好了。你天天呆在布坊,却又不让我出门,我除了弹琴还能做什么?”
  
  说完,又讨好的笑着拉着加藤的衣袖,说:“其实我今天不是想跑出去玩的,我是觉得既然曲子已经练的差不多了,该去找先生给我指点了。这曲子怪的很,好多地方我都不是很明白,这几天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,在这样下去,我非得愁的头发都掉光不可。”
  
  “哦,是吗?”加藤也微笑着拉开手越的手,把书仔细的合好放到桌角,抚了抚有些被抓皱了的袖口,起身说:“那好呀,我陪你一起去先生府上。这几日一直在忙布坊的事情,都没空去看望他,今天我和你一起过去吧。”
 
  算了,一起就一起,总比不能出门的强。虽然这样安慰自己,手越心中却依然是十分疑惑。自从加藤去帮他取了风车回来,就看他看的特别严。先是以他体弱为由,禁止他出门,后来他病已痊愈,加藤竟搬出母亲来限制他出行。而他每每问起关于增田的事情,也总是被打断,被加藤三言两语就岔开了话题。
 
  这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
  
  
  一曲毕,堂本刚背对手越负手而立,久久没有说话。手越以为是自己最近疏于练习,没有办法达到先生的要求,被责怪了,不禁怯怯的开口问道:“先生,我这首曲子……”
  
  “没有什么大的问题,你弹的很好。”堂本刚转过身,面带笑容。

  手越这才感觉松了口气,开心的笑着与堂本刚询问自己标记的不懂的地方。
  
  两人许久未见,在琴房一谈就是一个多时辰,加藤也不着急,就在外厅静静的看着自己的书。
  
  直到天色将晚,手越才跟在堂本刚身后出来,加藤恭敬的向堂本刚行礼,看手越面带喜色就知道他肯定又是被表扬了。
  
  这也不奇怪,他一直都做的很好。有天赋又肯努力,自然是差不了的了。
  
  堂本刚看天色不早了,留他二人在府上用饭,加藤推辞道:“出门前和母亲说了晚上回去吃的,想来这个时候家里应该也是已经备了饭的,就不在府上叨扰您啦。”
  
  堂本刚见他无意多留,也不过多挽留,只是命管家备了轿子,送他俩回去。
  
  站在门口,看加藤手越坐上轿子走远了,堂本刚这才转身往回走,身边一个小厮连忙跟上,小声和他说道:“那年轻人在书房外厅等了快一个时辰了,说什么都不肯走。他说是您一个……远方亲戚……介绍来的,倒是说的有鼻子有眼的,我们也不好定夺,万一真是多年不见的亲戚寻来了,就这么莽莽撞撞的给人家赶出去了,说出去也不好听……”
  
  堂本刚听这小厮絮絮叨叨的汇报着,心下觉得好笑,只是柔声打断他,问道:“他说没说,是我的哪个'远方亲戚'介绍来的?”
  
  “倒真是跟您一个姓,叫……”小厮皱眉思索了一下,想起来了高兴的一排手说道:“对,是叫'堂本光一'。”
  
  果然,该来的,总是要来的。
  
 
   
 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幸好当初有脑洞的时候把大纲记下来了,不然这个很有可能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是在脑补一个什么故事了。
废话那么多,就是进不到主线里,要把自己急死了,唉。
我是想写点kk的,但是,不太敢写。。。前辈特别甜!
快点收到纸片快点收到纸片快点收到纸片。
明天还得去上班,唉,其实我想去看小蜘蛛啊。
  
还是那句话,
所有的ooc都是我的,
所有的美好都是增手二人的。
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,
我再次不要脸的求小红手小蓝心😘。

大学

现在是大四上学期,感觉我的大学,虽然没有很精彩,但是也没什么特别遗憾揪心的。

预科的时候还很实在,认认真真学习,不作弊不逃课,凭自己本事考试,居然还拿了校三等奖学金。不过我这种智商。。。也就这一次。。。

大一非常轻松就进了学生会,初试的时候学长学姐就一下子记住我了,给大一新生拍证件照的时候,学姐一眼就认出我了,直接就告诉我不用参加复试,已经确定被留下了。但是因为我真的是太笨了,高数学不会,根本没时间做学生会的活动,一年都没呆完,就退出了。

我们小区不好开贫困证明,可是大二院里居然分了我一个助学金名额,从来没想过啊,然后大四居然班里又给我一个!理由居然都是:虽然学习也没有很好,不过也说的过去,虽然不是干部,不过各种活动倒是蛮积极。😂😂😂大概是被发好人卡了。

大三还拿过一个校级三好学生,这个完全是我可爱上铺的功劳,她给我扔圈里的😂😂😂。

计算机二级证也拿了,虽然是第二次考才拿到。但是我没有电脑,全靠去学校电子阅览室抢电脑考过,感觉自己也是叼叼哒。

人力资源管理师三级倒是一次过了,不过分数超低。。。

企业培训师也一次过了,这个虽然简单但是分也高不起来。。。

英语四级也好不容易过了,考了一百块才过的啊,心塞。。。

还挂过两次数学,糟心。。。😔😔😔

兼职的话,做过网编,当过校对,也参过本子。
卖过衣服,但是销售实在不适合我,就没再做过促销。
在琴行做了两三年的辅导老师,想考央音的中级教师认证,但是又懒得练琴。。。现在更是没时间。。。不过肯定会考的!
发过几个月的传单,老板居然很高兴的跟我说因为我宣传的效果还挺好,给我发了奖金😂,真的第一次见识发传单还有奖金的。

暑假也找到了工作,在美邦做人事。我一说在美邦上班,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卖衣服的😂😂😂。我不是导购啦,那个工作我的性格做不来啊。我们同事人都不错,经理教了我很多东西,我超笨的,虽然不是经常,但也犯过几个不大不小的错误了,经理从来没说过我。所以我每天都战战兢兢,害怕被开除。但是一个月的观察期结束啦,公司已经删除了相关岗位的招聘广告,并且说如果我能顺利拿到毕业证,就和我签正式劳动合同啦~

现在在准备心理咨询师三级和英语六级。本来有两个人说要和我一起考的,结果这两个叛徒!现在就剩我一个人还在死熬了!希望也能顺利通过!

然后就是国企的招聘了,希望可以被录取啊啊啊!

唯一一个事情比较遗憾,就是大学里没有参加过团队比赛,什么沙盘啊招聘大赛啊之类的,人脉不广,身边没有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,唉😞。

我会努力把小说写完,不让我的大学生活再多加一个遗憾(ง •̀_•́)ง。

要有始有终。

也谢谢我自己,在大学四年里,没有失掉自己的本心。

不仅仅是定下的各种计划都已经完成或者正在完成。

最重要的是,我大一入学的时候,想做一个精致优雅的女人,很开心现在的我,虽然没有精致优雅,但至少没有变成我当年最讨厌,最看不上的粗俗样子。

我依然是我。

这一点就非常开心了。

前天晚上去图书馆随手拍到的
LOFTER的滤镜都好好看啊
哪一张都舍不得去掉啊!
最后一张是原图

还好留的有照片,我买的这盆花,就坚持了一个星期。

漫展拍了可爱的妹子~
扣扣压图太严重了!
美图也是!
但是妹子们,太可爱了!

这是假装自己会扫图之马苏达第四弹了吧(?!)
我对多年前的杂志采访里说麻薯是大器晚成型深信不疑,我坚信他在三十代会大放光彩!
这个帅气又可爱,细心又沉稳,可盐可甜的大男孩,一定会迎来自己事业的最高峰的!
所以赶快去上剧吧!
求你啦!
他唱歌超棒,跳舞也超棒,杂学小王子,虽然爱讲冷笑话有时候我真的get不到点上,但是超萌的不是嘛?
对了,小伙伴们你们瞅瞅我,我还是粉的吗?╭(°A°`)╮

能考上人资专业真是太好了。
能喜欢上果西真是太好了。
能进mtsbw真是太好了。
  
  
  
真的,非常感谢现在所拥有的一切。

今天去花卉市场啦
别人家的熊童子比我的青翠啊
买了这个黄色的花和小椰子树~

想继续写文。。。但是又懒得动,文档写写删删,就关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