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梦想是世界和平

话唠
现实中很认生,但隔着屏幕不会
希望可以和大家友好相处^_^
比较容易受到惊吓的一个人
【鞠躬】请多担待
姬友@石桥澜
LOFTER里没有任何三次好友,所以就原谅我的自我放飞吧😘
ACG会爱一辈子,但是不狂热
对叶周翔依然爱的深沉
工作狗
有个单反儿子,喜欢拍花花草草

【增手】一百年后相遇

这已经是他今年第五次来这里了。

增田背着超大的登山包站在山脚下,抬头看了看山顶上的庙。现在他已经不需要当地人引路,自己就可以顺着不是很明显的小路走到那里了。

爬山,还是爬这种不知名的野山,走野线,这要是放到之前,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。开什么玩笑,真当洁癖和怕虫子只是说说而已吗?

但是,谁能想的到,他已经来过这里四次了。

第一次来的时候,是小山非要带他过来。

“你看看你,马上就要步入三十代了哎,却连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!这怎么行呢?我听说郊区的山上有一个庙,求姻缘超灵的,走吧走吧,去沾沾好运气啊!”

虽说对拜佛求仙这种事情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,对爬山也是完全没感觉,但增田实在是受不了小山一直在他耳边念叨,就答应了一起去看看。

看着小山得到答复兴高采烈的去收拾登山的背包,增田突然觉得或许这样也挺好的。

不过这个想法仅维持到他们下了车,站在山脚下。

根本就不是想象中那种香火旺盛,人来人往的人文观景圣地。

分明就只是一座不知名的野山。

增田指着山顶上模模糊糊的房子的影子,咬牙问小山:“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庙?”

小山明显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,只好挠挠头说:“我也是听别人说的... ...嘛,这种细节就不要在意了,反正都到这里了,就上去看看吧。”

没有一条像样的路可以上山,两个宅男找了个当地人引路,走了大半天才到半山腰,引路的人却死活不肯再往上走了,说是再不下去,天黑了就得住在山上了,两个人没办法,只好自己接着往上爬,走到天快黑了,才终于到了山顶的庙门口。

小山把包扔到地上,直接一屁股坐下,拿着帽子扇风,“我以后再也不要爬山了,累死了!”

增田抹了把汗,回头看了看西沉的太阳,叹了口气,“当初是谁非要拉着我过来的?”

小山讨好的笑着说:“我那不是看你单身快三十年,心疼你嘛。”

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?你自己已经单身三十多年了,难道不应该先心疼一下你自己吗?

增田白了他一眼,走进院子,小山赶紧爬起来,掂起包跟上他。

庙里有一个老头正在做饭,听了两人的来意,哈哈大笑:“你们找错地方了,隔壁那座山上的庙才是求姻缘的啊。”

不过这里难得有人来,这个负责这座小庙管理工作的老头看到有客人非常热情,领着他们在庙里拐来拐去,进了一个还算干净的房间。

老头打开电灯,给他们找被褥。

“你们不要嫌弃呀,别看这里现在又旧又破,以前的时候,这里可是专门为乡绅家的小少爷建的专门让他休养的地方呢!”

“哎?”小山一听,立马来了兴趣,“大叔,这里还有什么有趣的传说吗?”

有人愿意听,老头就更有兴致讲了,“这可不是什么传说,正儿八经的真事呀。离现在有快一百年了吧。”

无非就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从小体弱多病,父母爱惜儿子,花了大把大把的钱,在这远离人世喧嚣的山上建了几间漂亮房子,好让儿子静休养身体。后来,小少爷还是没能熬过去,这些房子也就空下来了,那家人到是好心肠,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,就让给当地村民,改成了一座小庙,不过村民嫌这里晦气,也就一直都没什么人气,反倒是隔壁山上的庙一直香火不断。

这山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,听听故事也算是睡前的消遣了。

爬了一天山,两个人早就累了,老头走后没多久,他们就熄灯躺下了。

增田很快就睡着了,模模糊糊中,听到一个男孩子在说话。

“小吉,学校里又来新老师了吗?”

“哎呀,怎么又停课了?”

“如果我不再生病了该多好,那就不用住在山上了。到时候,我就可以和你们一起去看社火啦。”

“小吉,下一次也要早点来看我啊!”

是谁在说话?

清亮的声音像玉石击打碰撞,虽然虚弱,也透着少年人的活泼性情。

朦胧之中看到一个黑发的少年坐卧在床,听着另一个少年讲着什么,却无论如何都看不清他的样貌。

可是明明离得那么近,明明能听见很清晰的声音,为什么却看不清他的脸呢?

“喂,massu,喂喂,快起来啦。”

迷迷糊糊中感觉小山在叫自己,增田睁开眼睛,还有点酸困,又使劲儿眨巴几下,才算清醒了。这才看到窗外,天已经大亮了。

“亏你能睡的这么死,都没被蚊子咬醒吗?”

增田这才看到自己腿上被咬了好几个包。

“呜哇!小山快把花露水给我啊!”

居然睡的这么死吗?是因为那个梦吗?不过梦里的人到底是谁呢?难道是当年这房子的小主人?

想到这里,增田感到一股凉意顺着脊椎上到头顶。

难道是贸然来访,冒犯了吗?

还是快走吧。

回到城市里,并没有灵异故事里说的那样各种怪事缠身,而相关的事情也再没有进入梦中,增田松了口气的同时,也莫名的有些失落。

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思来想去,增田决定自己再去一次。

不管是再梦到什么,还是跟扫地的大叔聊一聊当年故事,总之,就是不想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!

可是,第二次再去,除了把上一回的故事又听了一遍,就没有任何收获了。

连着三次,都是这样,增田每一次都告诉自己,回去以后绝对不会再来了,但是,下一次还是又回到了这个小庙。

“我一定是疯了。”增田第五次站在这个山脚下的时候,无比沮丧的扯了扯头发,“算了,上去吧!”

这一次,果然没有白来!

增田一走进庙门,扫地的老头就惊喜的对他说:“嗨,我还想着你什么时候再来呢。快来快来,我找到了一个好东西,你一定感兴趣!”

老头小步跑到屋里,拿出来一个明显已经仔细擦拭过的木盒子。

增田连忙随他坐下,老头打开盒子,里面是几本已经发黄的本子。

老头笑呵呵的说:“院子东边的小屋几乎没人去,我也是一年才去打扫一回,平时放些不常用的东西,前两天突然想去拿点东西,看到里面又脏又乱,就想着收拾一下,结果找到了这个。我估计是当年那个小少爷的东西。反正现在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了,我看你对那小少爷的故事倒是挺感兴趣的,不如就留给你吧。”

增田激动的手都是哆嗦的,拿过本子翻了一下,确实像是什么人写的日记,再看看日期,也确实是那个年代的。

谢过老头之后,增田自己走回到他第一次和小山住的那个屋子(也是他后来一直住的那间屋子),拿出一本日记就着屋里昏黄的灯泡的光读了起来。

“1902年2月06日,晴

    后天姐姐就要结婚了,今天她来看我,和我说,我以后也会找一个喜欢的女孩子结婚。
   
    但是我长到十五岁,还没有喜欢过谁,也不知道谁喜欢我。

    喜欢,到底是什么感觉呢?

    应该,就是在意吧。”

看到这里,增田不禁笑了出来。

别说你才15岁,我马上就要30岁了,也从来没喜欢过谁啊。

不过... ...现在这种感觉是在意吗?

增田自嘲的笑了笑,对方可是一个近百年前的人啊,这算什么事呢?

把日记放好,增田期待着这一次能够在梦里看清小少爷的长相。

梦中的少年黑发服帖的顺下来,他正趴在方桌上写东西,从后面能看到他露出一段白白的脖颈。

“快走到他面前去呀,这样就可以看到他的脸了。”增田有些着急的想着,身体却不受控制,只是看着对方的背影。

这时,少年轻轻的抬头,转过身来,这下增田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。

额前碎碎的刘海儿有些遮挡住眉毛,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,黑白分明,脸圆圆的,很秀气,但是黑黑的眉毛略微向上挑起,又添了几分少年人的英气。

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好看啊,增田这样想着,却看到小少爷突然猛烈的咳嗽起来。

想上前拍拍他的背帮他顺气,却又不能动弹,增田听到小少爷自言自语道:“总算是又熬过了一个冬天呀。”

听着这话,增田说不出自己心中到底是个什么滋味。

 

这次没有小山来叫自己起床,增田直接睡到了自然醒,洗漱了一下,收拾好东西,尤其是要仔细包好那几本书,他走到前厅,却没有看到那个老头,正奇怪的四处张望,却看到老头领了两个年轻人走过来。

走在前面的小金毛有着和梦里极其相似的圆脸和好看的眉眼,他看到自己,有些兴奋的和身边黑发的同伴嘀咕了几句,又赶紧跟着那老头走过来,增田听到他用那熟悉的清亮的声音和自己打招呼:“你好呀,你就是大叔说的massu吗?”

是呀,我就是呀,那你呢?

你是梦里的那个人吗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这一次的故事怎么这么长?!

长的我自己都不想读了... ...

 

评论(14)

热度(28)